公息欢情

桑吉看着攀到自己身上的毛球,吐着舌头,咧着嘴,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桑吉,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桑吉的愤怒无从释放,他轻轻摸摸毛球,那全是肉的柔软身体手感倒的确不错。【最新章节阅读】

:“啾。”毛球歪着头看着桑吉。

:“你别跟着我,我还要继续找寒冰草,我不能让阿母死去。”桑吉抹干泪水,狠狠的看了一眼毛球。

:“啾啾。”毛球叫唤两声,桑吉皱眉很难懂它的意思。

:“你知道吗?那是我阿母的救命草,如果我再找不到另一株寒冰草,那你,就是害死我阿母的凶手,你滚开。”桑吉怒瞪毛球狂吼道。

:“啾啾。”看着毛球依旧那无辜的样子桑吉火气更盛了,不过向来善良的桑吉对于一切生物都带着天生的怜悯,他紧紧咬牙看着天空:“难道这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

突然,冰山一震,一股不寻常的气息传来,毛球急躁起来,短小的四肢不断跳动。

:“别跟着我。”桑吉心中只有寒冰草,他转身而去。

:“啾啾。”毛球急促的叫唤,一扑扑倒了桑吉的背上,神情紧张。

:“我说了,别跟着我,你个混蛋。”桑吉一怒将毛球从自己背上扯了下来狠狠的摔在地上,那怒瞪着毛球的双眼里透出一丝愧疚,只是刹那又继续前进。

:“啾啾,啾啾。”毛球坐在地上含着泪水不断叫唤桑吉。

桑吉离开毛球之后有了一丝很深的愧疚,摔下毛球那一刻他的愤怒一触即发,那刻的他像魔鬼一般,脑海中一浮现毛球无辜的样子桑吉的愧疚又加深了一分,为了阿母桑吉只能叹息着继续前进。

:“怎么有一点热。”桑吉走了走突然发现自己两鬓出现了汗水,在这冰山之中一股热流传来。

透过冰雾桑吉看到一丝红光闪烁,红光在移动越来越近,自己脚下的泥土也有一些晃动,那是什么?

:“啊。”桑吉一屁股跌倒在地,全身不住的颤动,红光咫尺眼前,那是一条巨大的龙,全身冒着火焰,凶神恶煞的看着桑吉。

:“该死的人类。”火龙怒吼一声,鼻孔中喷出浓浓的火焰。

桑吉吓的无法动弹,死死咬着牙,冷汗侵湿了全身。

:“啾啾。”毛球不知道从何方而来出现在了桑吉面前,一脸萌萌的看着桑吉,嘴角咧出微笑,然后转过身对着红龙:“啾啾啾,啾啾啾。”一股脑的叫唤着,像是在保护桑吉。

火龙轻佻眉目,笑道:“哦,你想保护这人类?哈哈,真是有趣的生物,虽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但我能感觉到你身上有一股不凡的味道,想必吃了你一定能让我有所收益。”口吐人话的火龙舔了舔舌。

桑吉震惊着突然出现的毛球,他看见毛球的背面在微微颤动,这一家伙原来也一样惧怕,回想到那一刻他紧张的神情,原来它是想提醒自己有危险,桑吉曾着火龙慌神的一瞬间抱住毛球大喝道:“快跑。”

一人一球快速的逃命着,火龙见到猎物逃跑怒吼一声追了上去。

:“我靠,这家伙速度这么快。”感觉到一股热流紧贴后背,桑吉不住的咒骂道。

:“啾啾。”毛球在桑吉怀中用小手指挥着路,虽然桑吉不知道毛球要带他去哪,不过一路不顾奔跑的他依然没有选择,今天能不能逃出就看天意了。

:“轰。”火龙的火球轰炸而来,毛球害怕的收紧立起的双耳,身体微微抱成一团真成了一个球,而桑吉一边要奔跑一边还要躲避呼啸而来的火球,他紧紧咬着牙。

:“毛球,别怕,我们一定能活下来。”

:“该死的人类。”一团火球轰击在了桑吉的脚下,桑吉被巨大的力量推飞出去,跌倒在地,毛球也从它怀中滚了出来,一双小手紧紧抱着耳朵,缩成一团颤抖着,火龙俯视着毛球,脸上怒意更甚,猎人终于抓到了猎物。

:“毛球。”桑吉看着火龙的大口对准了毛球,心中恐惧大深,泪水滚落了下来,大声呐喊道。

:“哈哈,小家伙,你又调皮了。”一阵大笑传来,笑声厚实的震动整个冰山,随之一道白光从天空中乍现。

:“咚!!”一阵闷响,火龙身体瞬间塌下,震踏了泥土,在火龙的背上站着一个人,他举着一面巨大的盾牌,就像一道门般厚实而坚硬,一只手举盾,一只手翘着显露出让人咋舌的肌肉,脸上洋溢着笑容,那一撇粗狂的胡子在嘴角轻佻,光光的脑袋反射的光芒。

:“是他,是他。”桑吉开心的叫道,那是他心中的英雄——弗雷尔卓德之心,布隆。

布隆,他是一个牧羊人,也是所有人心中的英雄,弗雷尔卓德的中心由他守护着,他徒手赤拳打裂了一座冰山,他的盾牌坚不可摧,他那一手举盾一手翘起的动作是他的招牌,每一个人都爱戴这个英雄,他就在眼前,在大家身边,他是一个平凡的牧羊人,每天在羊群中唱着歌,晚上又会在酒馆中酣畅,他友善的和每个人打着招呼,乐意的帮助着每一个人,哪里有难就有他,弗雷尔卓德之心。

布隆从昏迷中的火龙身上下来,没有多看火龙一眼,一把抱过毛球,毛球在他肩上雀跃起来,布隆哈哈大笑道:“魄罗,你个淘气的小家伙,我说了很多次了这里很危险。”

桑吉傻了眼,原来这像一团球的家伙是魄罗,那传闻中生活在嚎哭深渊的魄罗?在所有人眼中那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魄罗是一种强大的生物,有着凶狠的面目,嗜血的性格,强大的实力,只有这般才能占领着嚎哭深渊,但看着眼前那胖成一团球,不断挥舞四肢的毛球,桑吉不经一番苦笑,这就是魄罗。

:“你说是那边的小家伙救了你?”布隆听着魄罗口沫四飞的说了半天笑道。

:“前辈,你好,我叫桑吉。”桑吉看着走来的如此进的望着心中英雄,敬意之情渐渐流露,先前布隆只是一招便击败了火龙的强大已经足以让人惊叹。

:“不错的小家伙,你为何在此?”布隆是个爱笑的大叔,脸上的笑容总是不断。

:“我阿母得了重病,特来此寻找寒冰草治病。”桑吉回道。

:“哦,还是一个至孝之人,哈哈。”布隆对于至情至善至孝之人向来好感倍加,豪爽的笑道,同时大手拍在桑吉肩上,桑吉的小身板那经得起他这一拍,差一点就跌落在地,还好钢铁合剂的药效没过。

:“啾啾。”魄罗此时低着头小声嘀咕道,小手不断在胸前划着圈圈。

:“你这淘气的小家伙,什么都吃,哎。”布隆知道了事情的始末责怪道,随即又道:“小家伙,魄罗已经把事情始末告诉了我,你别怪它了。”

桑吉无奈的摇摇头,对于魄罗或者说毛球在挺身而出的那一刻桑吉就不再怨恨了:“阿母这病即便是有了寒冰草也无法根治,我又能怪谁呢?只能听天由命了。”

布隆听后反而大笑起来:“小家伙,这般惆怅可不像你啊,你说的没错,寒冰草的确救不了多大的病,不过你可知你闯了大运?”

桑吉愣愣的摇摇头,他的确不知道何运之有,先不说寒冰草被吃,关键还被火龙追的九死一生,这可真是祖上冒黑烟,霉到了家。

:“这弗雷尔卓德若说奇特之物,数不胜数,但有一种生物却是当仁不让的实属第一,那便是这小家伙,你也知道魄罗生存在嚎哭深渊,那种地方可是连我都畏惧啊,想在那生存魄罗可有自己的法宝,嚎哭深渊虽说是一个死亡之地,我去过一次,发现此等禁地有着无数奇药,寒冰草在那也不过是排齐末端。”

听到这一番话桑吉不经的咽咽口水,强,太强了,去过嚎哭深渊还能回来已经是绝世强者,再说那寒冰草在那也不过是排名最后?那是如何的一块宝地啊?

:“魄罗每天的食物就是那些奇药。”语不死不惊人,布隆静静的说着,桑吉的心中早已翻腾起巨大波浪,再看看一脸得意的魄罗,他总算明白为什么魄罗面对寒冰草竟可一口吞下,感情这家伙拿这等奇物当点心吃。

:“日积月累,各种奇药在魄罗体内沉淀,这家伙早已成了另一种奇药,所以你阿母的病它可以帮忙。”布隆笑道。

桑吉傻眼了,傻傻的问道:“我阿母不会吃魄罗的。”

:“啾啾。”魄罗愤怒的在布隆肩上跳跃,像在骂桑吉傻子。

:“哈哈,真是有趣的家伙,谁说要吃魄罗了,别说普通人就算那火龙吃了魄罗也不一定能消化它的奇特。”布隆哈哈大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桑吉拍拍胸脯总算放心了,此刻他心情大好,阿母的病可以根治了,看着魄罗他的眼神温化了许多。

布隆眉头一皱,沉声道:“出来吧,二位。”

在那冰雾中慢慢两道身影显了出来,一人豪爽大笑道:“不亏是弗雷尔卓德之心,这般洞察让人汗颜啊。”

布隆看见来人吹胡子瞪眼道:“蛮族之王,泰达米尔。”

本书源自看书網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