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的叫将素秋的儿媳文

隔离室中,正有条不紊搬运货物。【最新章节阅读】

那些火焰鼠虫就在那个装有罐头食物的箱子中,火焰鼠虫就在罐头中繁殖。只是没有利用人体繁殖快,所以货物上舱时,并没有人发现里面有生命体。

火焰鼠虫的虫卵全是假死状态的,只有破壳前几秒才会有生命特征。若不是安小狐,穿梭机估计已经成为火焰鼠虫的天下。

言栽宁脸色很难看,接到命令的霄青,更是直接黑化。

有人敢在他监察下偷运违禁物到穿梭机上,孰可忍孰不可忍。

言栽宁放手给霄青做主,在停靠星球内,言家的人都接受霄青调遣。他利用人脉,差到源头供应商。

短时间内,把一切接触过罐头的可疑人物勾勒出来。

距离穿梭机从新启动还有两个小时,霄青让手下带来了可疑人物。只要粗略过一遍,就筛选了两个出来。

他们分别被关在穿梭机上的禁闭室。禁闭室是一个封闭空间,别说中央控制气体通道,连张椅子也没有,里面漆黑一片。

构造的金属板足有两米厚,即使用最先进的歼灭炮,也未必打的破。 而且安小狐非常恐怖的一点,就是在禁闭室里,安装了微型偷听器。即使是见识最广的人,也不能再黑暗中知道安小狐还安排了这么一个东西在里面。

两小时后,穿梭机从新出发。

……………………………………………………………………………………

安笑带着两个跟班去训练,这次,安笑终于能够放开手脚来看他们受到终极训练的悲催模样。

就像看着当初的自己。为了有一身好本领,甘愿被族里的人进行地狱式训练。

十个军人到齐,那个被催眠治疗的军人也在其中,他除了脸色苍白点,其他人无疑发现不了他的异常。

两个高大男人推到了十位军人前面,安笑拍拍手,“相信你们也认识二人是谁。其中一个有比斗场后起凶兽之称的张军。另一个是精灵之王,冯喜。”

十个军人兴奋起来,有男教官加入。他们精神为之一振,安笑这个不出现人前的偶像,还比不上两个热血男人。 受到热烈欢迎的两人,有截然不同的反应。冯喜还算正常。笑脸迎人。而张军,比以前沉静多了,居然冷着态度,用冰冷的脸孔去对着他们。

安笑有些疑惑。到后来才知道,张军在模仿她训练他时的状态和表情。张军认为安笑的教学模式是最好的,所以连一丝细节也不放过。

他现在除了有做比斗场的工作。还有一些日常教学,开始转行做教练。

知道了张军心里所想。是很久之后,安笑还窘了很长一段时间。

“安教官!”其中一位军人问道:“报告教官,我有问题。”

安笑点头,“说!”

“他们来当我们的教官,可以来场实践对抗吗?”其余九位军人,也摩拳擦掌。

安笑一直没有跟他们交手,深知安笑厉害的他们,也不敢直言挑战安笑,毕竟实力相差太大,比试等于白费。

“张军,你来?”冯喜也是怕麻烦的,吃力不讨好的事情,留给张军比较好。

张军人也老实,冯喜相当师傅朋友,朋友就意味着辈分比他高。

在隐世家族中,非常重视辈分问题,远不如其他家族的开放。

其他家族,只要有实力,就是值得尊重的人。而隐世家族中,爷爷辈的,永远都能拥有一定权力,这是对一个人类长寿象征尊敬,能在隐世家族活下去,谁不是人精呢。

连安家,也有许多黑暗事情,安笑停止想象,看张军表现。

一对十,会不会有些勉强,还有君字的情况,好像并不适合加进去。

安笑看了看君字,他低下头,攥紧拳头,一方面想参与争斗,一方面又对自己的精神状况不佳犹豫不决。

最终安笑为了张军不受伤,叫了五个人在张军手底下过招,那是最快服众的方法。

张军学似安笑一样,做了个起手式。

五个即将对战的军人也同样有起手式,只是惨不忍睹,安笑不知道他们是在故意露出弱点给敌人,还是太笨,起手式做成了那个鬼样子。

怪不得安晓贝教军人热身运动时,经常说他们笨,他学一次就成的东西,他们竟然要几天才能“消化吸收”。

两方对峙,自然要有裁判,安笑作为全体最强人,理所当然做了裁判。

安笑一声令下,五人攻向张军。

张军下盘扎实,而且肌肉抗打能力出色,军人用尽力的一击。对张军来说,比挠痒痒痛一点,却没有影响他动作。

张军之前学的,都是拳法,出拳极快。

脚下就只学了木桩法,闪避同样厉害。在彼此消耗下,五个军人很快撑不下去。他们是全力施为。张军是绷紧肌肉在接受他们的攻击而已。

防御非常厉害,安笑感叹张军在抗击能力的出色,若知道如何驾驶机甲,一定可以负重非常多,成为机甲人形堡垒,在前线多张军这样的人几个,情况就很不一样了。

可惜世界上没有完美的药材吃,张军即使吃了药,也生不出完美的娃。

五个军人累了,就轮到张军捏拳头去抽了。

五个军人,同时投降。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继续。

可是张军岂会放过机会,愉快出了一身汗水,才停止。

张军控制力度,没有安笑厉害,打断了两人肋骨,还有其中一人的腿骨。

君字也被打的脸青青,身上多了好几处淤伤。

安笑拍拍张军肩膀,“你还得多练一练,带他们去治疗吧!剩下来还能走的,就交给冯喜了,他可是能够有系统训练的人。跟着他学,可以学到许多东西,我也会看着你们一段时间,确保你们也可以去传授本领为止。你们现在学的东西,千万别乱教朋友,因为很容易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是什么?

连冯喜也不懂了,可他大概能明白感觉怎样的。

“就是途中,身体可能发生意外情况,没有专人监督下,还是进行点基础训练就好。”

八个军人点头,他们也替治疗的两人点头,即使没听到,他们也暂时不会教手下,毕竟自己丢面就好,没必要在手下面前囧上几回合。

于是,军人们进入了生不如死的练习,一刻不得安宁。

安笑清爽躺在椅子上,做幕后军师,有谁表现好,她就亲自教导一阵子,显然这个让他们拥有非一般的动力。

安笑看了半昼,就回去私人训练室开始做精神训练,安小狐短短时间内,设计出一款游戏给安笑,希望她能够在短时间破关。

“安小狐,你时间真充足,难道在训练我和安晓贝他们一群小朋友时,还能分神做除强大的游戏?”

如果真是这样,难怪安小狐的能源用那么快。

安小狐神秘一笑,又带着心虚,“你猜?”

“好了,我要进去玩游戏,你就陪着他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安笑二话不说,就进了游戏,建立角色,当她真的进了游戏,才明白安小狐神秘莫测的微笑是怎么一回事,敢情不是笑设计游戏一版块是谁的主意,而是它规定时间,至少要呆够三个小时才能出去。

虚拟游戏的真实性,比现实还恐怖,安笑深吸一口凉气。

但既然进来了,就要玩下去,没有那么多的游戏的时间,她就出不来。

刚潜进游戏中,穿梭机就响起了黄/色危险信号。

安笑全然不知,穿梭机内的人却很担心。

这是让所有人原地待命的通知,因为穿梭机出发,而安小狐在言栽宁叮嘱吩咐下,放走了两个嫌疑犯,他们果真去释放火焰鼠虫,相当于死士一样,不怕言栽宁发怒丢他们下穿梭机似的。

而且,他们好像知道穿梭机内部情况,很快就打晕两个路人甲,换上穿梭机内的衣服,就走到食品存储舱内。

门卫轻易让他们进入食品存储舱,他们找到记有标记的箱子,撬开几个罐头,期望能爬出几只来占据他们的身体。

安小狐和言栽宁同时得到视频录像,可以看到他们干了哪些事情。

火焰鼠虫,他们不惧怕似的,仿佛还十分享受吞噬。表情舒畅自然,没有丝毫痛苦。当然,那个食品箱子中,罐头压根没有东西涌出来。

他们享受不了万虫噬咬滋味,“为什么这样?”两人随后面面相觑,说好的牺牲奉献呢?主为什么没出现,难道是神在惩罚他们不按照人间规矩办事?

安小狐思索了一会,终于在信息存储的某个角落里翻找到想要资料。

安小狐对言栽宁发去一条信息,好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两人很有可能不是这个宇宙的人。可能是反宇宙和平主义者。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