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张开双腿让男生桶

突然跑开的舒亚使林承文也皱起眉头,他也不可能会跟着过去劝说什么,毕竟以前的那件事情他自己都接受不了,更何况是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女人。【最新章节阅读】

“承文,现在怎么办啊,如果舒亚取消婚礼的话你说我是多么的对不起承恩啊!”林老夫人一下子就颓废了起来,她也不知道要如何才能使舒亚回心转意。

“奶奶,这件事情比较棘手,我先去和承恩商量一下看怎么处理吧!”林承文此时也觉得还是要把事情和林承恩商量一下再做决定,毕竟这是林承恩的终身大事,或许他是真心的想要和舒亚在一起,爱上了舒亚也说不定,这一切都必须要他自己来定夺才行。

“那你就先去和承恩商量一下吧,如果舒亚接受不了,你就把事情告诉她,告诉她承恩与然然是真的没有什么,至少然然不知道这件事情,让他们不要把事情弄得沸沸扬扬才好,我们不能伤害了善良的然然。”林老夫人一直都认为纪慕然是最善良的女人,在她的眼里,就算用林氏的股份与纪慕然相比她也会把纪慕然看得更重,在林老夫人的心里纪慕然已经是自己真正的孙媳妇了。

“奶奶,我明白的。”这件事情当然不能让纪慕然知道,如果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她真正爱上的那个人,她又怎么能接受得了,他现在必须要保护她,让这个秘密石沉大海才行。

林承文想清楚之后便快步的离开了花园去找林承恩商量此事,事情太过于突然,如果今天不解决的话明天的婚礼也将不知如何收场。

纪慕然早就出门去了,她一大早就接到了外婆的电话,说是要过来南港看她。

她到火车站把外婆接了就直接回了林宅,她本来以为林承文已经去公司了,也就没有打扰他。

可谁知她开车回来时就好看到林承文从林老夫人那边的花园里返回林宅,她才知道原来林承文一早并没有去公司而是去了林老夫人那边。

明天就是林承恩结婚的日子,看来他是过去和林老夫人谈论婚事去了,看到他进了屋子后她的车子也停在了院子里。

下车后便为外婆开了车门,“外婆,这就是我住的地方,也就是承文的家。”纪慕然把外婆扶出车子后外婆的目光闪了闪。

“丫头,看来你过得还不错,这下子外婆也就放心了,不知道你和承文的感情怎么样啊!”外婆边往屋里走边问着纪慕然。

纪慕然有些不好意思的脸红了起来,“能怎么样,还不就那样呗,反正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好不好都要过不是吗?”

外婆看她娇羞的样子,心里也是有了底的,以前在老家就看着林承文对纪慕然也是上了心的,现在看来这有钱人家的人也不是都那么无情的,看到自己的孙女能够过上好日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你这丫头,日子可是你自己过,什么叫过得好过得不好,你这么说外婆到时认为你过得不好,让你和我一起回老家你可别怨我。”外婆说着伸手指了纪慕然一下,正在这时林承文从屋里走了出来。

“老婆,我以为你上班去了,原来你又回来了啊!”林承文看到纪慕然拉着一位老人进屋,他第一时间没有问候,先开口问道的是纪慕然,毕竟他也是没有见过纪慕然的外婆,这会就算看到也是认不出来的。

“早上你出去后我接到外婆的电话,她说已经到了南港,所以我就去火车站接她了,这不刚下车。”纪慕然这么一说时,林承文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纪慕然的外婆,他忙上前帮着纪慕然拧过手上的东西。

“外婆,你怎么来也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亲自去接你啊!”林承文此时也觉得有些尴尬,毕竟刚才没有第一时间问候,想必她心里应该也有些不高兴的。

“我也就是突然想这丫头了,想过来看看,今天一大早就上了火车,到的时候天刚亮一会,我不好给你们打电话嘛。”外婆虽然笑着对林承文说话,可是目光却一直盯着他的眼睛,并上下打量着林承文。

“怎么会是打扰,你只要一句话,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会去接你的。”林承文说着把行李放到了一边的沙发上,然后招呼着张妈给外婆倒水。

“外婆这次来准备要住多久啊,我可是想死你了。”纪慕然扶着外婆到沙发上坐下后挨着她亲密的撒着娇。

林承文见纪慕然那娇羞的样子心里安慰下来,只是刚才他与外婆第一次见面时的错愕使他心里怎么也不舒服,两次都是林承恩过去见的这位老人,他对于她来说完全的陌生,可这会被她那锐利的目光盯着看了几眼,心底不禁泛出不自然的感觉。

好像被她给看穿了自己并不是那个当初与她见面的人一样,而正是此时外婆对纪慕然说道,“我只是过来看看你罢了,也不会住多久的,家里还有事情要忙,哪里能够住多信啊!”

“外婆你来得正是时候,明天承文的双胞胎弟弟承恩要结婚了,你到时也可以代表我这方的亲戚来参加了。”纪慕然笑着挽着外婆的手臂,高兴的对她说道。

“承文还有个双胞胎的弟弟?我怎么没听你提过呢?”外婆突然挑眉问道。

“不光是你没有听说,就连我也是近段时间才知道的,以前我也以为承文就只有独生呢,不过他那个弟弟和他长得一模一样,外婆你如果看到了肯定会认不清的。”纪慕然说着又对林承文道,“你刚才去奶奶那里做什么?是去问明天婚礼的事情吗?我看你还是去看看现场吧,家里也只有你可以出力,我不想到时别人说你这个做哥哥的没把弟弟的婚礼给办好。”

林承文看了眼纪慕然觉得有些为难起来,他当时和纪慕然的婚礼他连参加都没有参加,而且那婚礼应该是没几个人知晓的,可现在走过一次礼堂的林承恩还要再走一次,而且这次更加的风光时,林承文心里就更加的不是滋味起来。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