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湿热花径舌探进紧致

最近暮凝心血来潮,特意将现代的鸟巢吊椅画在纸上,找了一个很有名的工匠打造出来,放在雪苑石凳旁边,里面放置了柔软的棉垫,坐在上边摇摇晃晃,嗨爆天有木有!

她当即决定再打造两个送给皇后娘娘和王淑宁,嘿嘿,宅女必备的萌物,有了这个,说不定皇后娘娘就不会没事找她唠唠嗑,顺带着再催催她生孩子了…不行,只送一个这估计还不能吸引注意力,不如改天进宫教皇后斗斗地主打打麻将,说不准她就此迷恋上,就不会再找自己了!

哈哈哈,暮凝坐在吊椅上,被自己的聪明才智给迷倒了,笑的花枝乱坠,一旁伺候她的三只相视无言,表情中无不透露出‘你懂得’的表情。【全文字阅读】

想到皇后,自然而然就想到那个高冷的面瘫脸,都走了一个月多了,也不知道跑到哪儿鬼混去了!丫的,整个就一变态大色狼,八成是在哪儿又迷上了某个小娘子,坠入温柔乡了吧!哼,最好是来个精尽人忙,永远别回来才好!暮凝眼角闪过一丝诅咒与不屑。

旁边的三只再次对视,这自己主子绝对是在咒骂王爷!

“辰王妃,皇后娘娘宣你赶紧入宫呢,说是今日厨子换了个花样,做了个独特的点心,专程等你一同品尝呢!”果然,这一想到曹操曹操就到了。

这不,不知什么时候,吴公公已经来了雪苑,正扯着尖细的嗓子喊道。

“独特的点心?”听到点心二字,暮凝两眼直冒光,转而暗忖,这皇后娘娘太奸诈了,明明知道她对美食完全没有抵抗力,还偏偏每次都用这个诱惑她。

每天都派吴公公来说厨子有了新花样,每天都是口味不同,暮凝呢,明明知道这是大大的‘阴谋’,却还是要奔赴皇宫,完全印证了吃货的本质。

毕竟是皇宫,稀罕玩意儿肯定是多得很,这吃遍天下的愿望就靠这个来实现了!

“好的好的!”暮凝愉快的从吊椅上跳下来,转而又想到一件事,“惜儿,把咱们的扑克牌带上。”

“哦。啊?带扑克牌?”惜儿眨眨眼,她刚才一定是听错了。

“对啊,母后一个人在皇宫闷得慌,我们去陪她斗地主去!”暮凝甩甩头发,为自己的智慧森森的折服。

“……”惜儿天马行空的幻想了一国之母穿着华丽高贵的风袍,围着桌子斗地主,嘴里吆喝着‘对儿八,三带一,炸弹!’的滑稽场面,就忍不住一抖,她家小姐真的要去祸害伟大的皇后娘娘吗!

一路‘风尘仆仆’,暮凝终于又到了皇宫,来了这么多次,还真别说,这去凤栖宫的路她倒是已经熟记于心了。

一路屁颠屁颠哼着小歌儿,身后跟着一脸鄙视的惜儿,走在最后的是满头冒汗的吴公公,一边喘着气,一边默默哭泣,这辰王妃完全忽视了自己的存在真的好吗!

暮凝得意洋洋的进了凤栖宫,正打算冲过去撒个小娇,就看到皇后身边坐着熟悉的一坨。

“凝儿,快来快来,看看谁回来了!”皇后招招手,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容。

“南…王爷,你回来了。”暮凝强装淡定道,心里却不停打鼓,这怎么早上才骂了他,这会儿就出现在眼前了!

这么久没见,还是一身黑衣服,暮凝灵光一闪,竟然想到了小时候看的电视剧《西游记后传》里面的黑袍…虽然南风辰这张脸的确是挺帅,可是每天一身黑衣,也忒阴暗了吧!

“恩。”南风辰淡淡应道,眼光却不曾从她身上离开。

许久未见,她还是老样子,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还有倔强的神情。

可能是因为要进皇宫,头发终于不似平日里随意散在身后,而是用一支淡粉色梅花簪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身着粉白色纱裙,点缀着朵朵小梅花,轻尘脱俗,淡雅丽质。

哦对,也不算是老样子,好像是比之前胖了一点,脸也较之前圆润了。方才母后说这段日子她总是来皇宫吃点心,母后特意吩咐厨子不能重样,还必须要独特,便是故意想要她来陪陪自己说说话吧。

南风辰眼眸掠过一丝笑意,她果然还是对美食如此感兴趣,随便一诱惑就坚持不住了。看来自己不在家,她过得也仍然是逍遥自在。

面对他如此冷淡的回答,咱们暮凝自然是翻翻白眼,随即一想,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面瘫一个!

“母后,今儿个我可不是来这儿白吃白喝,我给你带了个好东西!”暮凝故作神秘的扑上去,坐在皇后身旁。

皇后一脸笑意:“哦?什么好东西?”

南风辰一愣,他不在的日子,暮凝竟然跟母后如此亲近了,都不带行礼的,而且还…如果他没看错的话,这是在撒娇?

“惜儿惜儿,快快快!”暮凝连忙招手,惜儿拿过一个雕刻精致的盒子。

暮凝将盒子放在桌子上,将锁扣打开,皇后好奇的看着里面的不明物体,是一堆写着‘一二三四’的纸片。

最初做这副扑克牌,暮凝就想着,这古代的人不知道阿拉伯数字123,总不能开班授课教数学吧,所以她就干脆写大写一二三。刚开始觉得看着真是别扭,这时间长了倒也习惯了。(后面直接都用大写代替)

“凝儿,这是什么?”

“嘿嘿,母后,这个啊,叫做扑克牌,是一个游戏,一共是五十四张,从一到十三每个都各有四张,还有两张是王,大王最大,接下来是小王,二,一,这四个都是大牌,然后是十三,十二,依次排列,三是最小的。两张王放在一起就是王炸,可以压过所有的牌,然后……”

暮凝开启讲解模式,惜儿站在一旁,吃惊地望着不停点头的皇后娘娘,再侧头看看王爷,竟然是在认真的听自家小姐讲规则。

惜儿从震惊的缓过来,默默想: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母后,怎么样了?”

“恩,我大概是明白了,咱们先试着玩玩?”

“好啊好啊,斗地主最少是三个人,咱们只有两个人,不如让惜儿来吧,她也会。”

“也…”皇后正想说也可以,却被一道声音打断。

“我不是人吗?”南风辰在一旁淡淡开口,用一种很严肃的口吻说出这一句惊悚的话。

对面三人同时盯着南风辰,想要确认她们一定是得了幻听症。

“看着我做什么?不想玩了?”被三个人同时盯着的主人公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适,只是挑眉道。

“好好,当然好了,凝儿来来来,咱们开始。”皇后连忙搭腔。

“好,我先洗洗牌啊。”说着,手上开始飞速洗牌,又加一句,“不过咱们玩这个可是要有赌注的啊,谁赢了,就可以向输的人提一个要求,任何要求都必须答应!”

显然,暮凝这话是冲着南风辰说的,暮凝一边洗牌,一边想了千百种虐他的主意,哼哼,栽在我手里,算你倒霉!

“可以。”南风辰一眼就看穿暮凝心里的小九九,却只是爽快答应。

第一局开始,暮凝叫地主,手里的牌还算不错,一个大王,两个二,为了显示她也是玩了许多年的老手,对面俩都是新手,她就愉快的抓了地主牌。

“啊咧!”地主牌真是太好了,一个二,一个十二,一个七。刚好自己手里有三个十一两个十二,凑在一起来个飞机,三四五六八就缺一个七。

暮凝捂脸偷笑,真是人品好爆了。

“咳咳咳,我先出牌了啊!三四五六七**十。”暮凝收起自己奸诈的表情,先来一个连对。

“四五六七**十十一。”南风辰淡淡道。

“…”竟然被压住了!早知道先出飞机了!暮凝内心咆哮。

“不要。”皇后一脸放弃,自己手里的牌太烂了。

“不要!”暮凝低吼。

“一个六。”

“哎呀,终于轮到我了,一个十!”皇后颇有气势的摔出一张十。

“一个二!”

“小王。”南风辰风轻云淡抽出一张小王。

“呦呵!”暮凝挑眉,这丫的这么快就把小王下来了!

“要不住。”皇后默默道。

“大王!”暮凝咬牙抽出大王一甩。

南风辰露出满意的表情,道:“不要。”

“哼哼!飞机!”暮凝得意的扔出三个十一三个十二,这回肯定没人要了。

南风辰不吭声,直接甩出一把牌。

暮凝:“…”我勒个去!这都能要上!

南风辰竟然有三个十三三个一!天理难容!怎么就那么刚好,自己出的牌他都能刚好压上!

“一个十二,你输了。”

“你是不是出老千了!”暮凝一脸无法接受事实的表情。

“牌是你洗的。”南风辰眼观鼻,淡淡道。

“…”暮凝一楞,他说的好有道理,咱无言以对。

丫的,太伤自尊了,第一局竟然就这样over了!

她这个纵横斗地主界这么多年的人竟然输给一个从来没玩过的人!哼,肯定是踩着狗屎运了!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